Mulberry

杂食,脑洞猎奇,花心癌患者

【evak】我要嫁个有钱人1

好吧,来骗热度了。

正文:


他在干什么?

isak坐在一楼房间的窗台边上,看着对面房子草坪上戴着顶草帽的男生。

雨后的空气仿佛洗褪了城市被人类染上的冗杂的味道,到处都弥漫着清新的草香,少见踪影的小动物似乎也趁机出来放放风,探头探脑的小松鼠粗大的尾巴摇了摇,蹦了两下消失在isak的视线里。几近黄昏,褪去雨帘的天空湛蓝湛蓝地,巨大得想个草莓塔的白云死死地挡在太阳的身前,让地面维持着清凉,但是太阳明媚的光还是一缕一缕地在云朵挡不住的蓝天中伸展开来,那情景就像是白云后面藏着光芒璀璨的天使。

isak推开窗,注意力又回到了邻居家院子的男生那。

不得不说,他真的有一副好身材。草帽下露出了白皙而有韧性的脖颈,黑色的工字背心,暴露出来的肌肉虽然青涩却是线条利落而有力的,结实的小臂下带着宽大的白手套的手拄着一把有着木柄的长长的isak猜是某种工具的东西,他撩起背心擦了把汗,即使是从后面看到也能猜到身前绝对不缺腹肌。可是篱笆挡住了他的下半身,isak依旧不知道他在干什么。

Isabella:不知道就去问一下啊。


待isak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站在了对面院子外,那个他窥视了很久的男生朝他露出了一个大大的清爽的笑容:“hallo!”扬起没有拿任何东西的手挥了挥手。原来拿着的是一个大铲子,isak想,是要种树吧。他有些尴尬地回笑了一下,露出惯有的漂亮的小括号,他听到自己说:“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oh,shit!这种情况下不是该回一句“hi!”吗?

草帽下那张英俊的脸的笑容更漂亮了,“你好,我是Even Bech Næsheim ,你可以叫我even。是的,我想我需要帮助。”他给isak递去了一双棉纱手套。

“呃,我是isak valtersen ,嗯,很高兴认识你。”isak接过手套,马上蹲在放到一边的小树旁边掩饰自己少有的羞涩,见鬼,他在这个even面前为什么就那么的失常。但是看到小树的时候,isak的注意力马上又被小树捕获了,“哦,这,这是一颗梧桐树,对吗?”他甚至有些惊喜地抬头。这边其实挺少有看见这种原产地是中国的梧桐树,他之前也只在百科上看到过,落叶乔木,喜光,生产迅速,成叶形状漂亮,根皮、茎、叶、花、果和种子均可药用......

“啊,是的呢。”even眉眼弯弯地,“很漂亮对不对?”

isak不知道梧桐树漂不漂亮,他只知道,逆光下的even也很漂亮。

他们通力合作,最后把树放到坑里,种好的时候,isak简直要累瘫了。但是透过现在还矮小的树稀疏的枝叶向前看,分割的光点里发红的太阳,竟意外地有趣。起身,更要回家,even的妈妈就回来了,她微笑着张开手臂就给了满身是汗脏兮兮的isak一个大大的拥抱,浑身都冒着香气的女士的怀抱有着让人想要沉溺的温暖。

“男孩,你真可爱。”女士松开isak,却还拽着他的手往房子里面拉,抱怨even:“evi,亲爱的,你就不给你的小伙伴来杯茶,或者几件小点心?”

isak求救地看向even,他该回家了。英俊的男生朝他顽皮地吐吐舌头,脱下手套走到厨房的地方。“enjoy it , issy.”

好吧,好吧,issy,isak有点自暴自弃地准备接受妈妈的不及时回家吃饭的咆哮。不得不说,evi你在称呼上的进展还真不是一般的快。

 

“妈妈,隔壁新来的邻居邀请我们到他们家聚餐。”isak一句话止住了妈妈的咆哮。年纪已大却仍然漂亮的妈妈少有地紧张了起来,她搓搓围在腰上的围裙,有点语无伦次“嗯?嗯?聚餐吗?好吧,聚餐。我们应该准备些什么?”望向isak。

isak叹了口气,上前抱住他慌张的妈妈,即使他很是烦恼自从爸爸不要他们了以后,她经常性的无法控制的咆哮,但他还是爱她的。“不要担心,就是普通的聚餐。和jonas一家聚餐的时候是一样的嘛!好了,我们吃饭吧。”

“好的,我的宝贝。”妈妈回抱了isak慢慢地露出放松的笑容。


聚餐当天,isak的爸爸居然回来了。鬓发有些斑白的男人穿着一身光鲜得体的西装,面对放学回家的isak诧异而略带愤怒的目光,他有些局促而手足无措:“isak,呃……很久不见,这段时间你过得好吗?”

isak刚想说些什么,妈妈笑容满面地就端着一盘美味的代姆巧克力冰激凌蛋糕从厨房里转出来了,isak马上把到嘴边的话咽回去,接过蛋糕:“现在就过去拜访了吗?”会不会太早了点?

“哦,当然不是,我的isak宝贝。”妈妈又把蛋糕拿了回去,“帮我个忙,去把冰箱门打开。然后,你需要换件稍微正式一点的衣服。当然,洗个澡是个不错的选择。”放好蛋糕,妈妈拍拍isak的肩,悄悄地,“还有,不要和你爸爸怄气。”

isak嘟起嘴,气急败坏地冲心情明显很好的妈妈呲牙咧嘴地作了个“我才没有”的口型。瞥了面前的男人一眼,“蹬蹬蹬”地跑进了自己的房间。他当然不是怄气,只是完全无法理解为什么这个叫做“爸爸”的男人在抛弃他们之后还有颜面出现,甚至还有脸问“你过得好吗?”。你不出现之前,他过得很好!

后来isak关于聚餐的具体记忆已经不是很清晰了,却仍然清晰地觉得从他的父亲出现开始,就注定着那天的色调的灰暗。

even的爸爸妈妈都很友好,友好得一点都不像是有钱人。他印象中的有钱人都是恶俗电视剧里的——顶着一副高高在上的娇矜的模样,动不动就拿鼻孔看人。

不过,气氛从他的父亲喝了烈酒突破说出了一句:“有些东西不是我想抛弃,为了生活,我必须抛弃。”开始,就不对了。他温柔的一直都很愉快的妈妈的脸瞬间就变了,她几乎是尖叫地质问:“所以我和isak就是生活要你抛弃的东西?”


isak的代姆巧克力冰激凌蛋糕终究还是没有吃到肚子里。抱着哭得稀里哗啦的妈妈走进家门,他第一次感到疲惫,为着妈妈居然是想给邻居留个好印象而恳求爸爸回来,为着爸爸回来只是想见他这个儿子和邻居家有权有势的男主人,为着还是给邻居家制造了麻烦,还为着默默地跟在他身后不放心的evi……

“对不起。”安顿好妈妈,isak给像大型犬一样乖乖蹲在他家沙发上小王子一样的even道歉,“给你们家添麻烦了。”

“没关系的。不要想太多issy。”even挠挠头,笑着说,湛蓝如天幕般的眼睛在昏暗的灯光下仿佛有星星在闪烁。“如果需要帮助的话,可以告诉我的。”他的手指着落地窗外那棵在夜风中摇曳着很是轻快的小树苗,示意isak,“就像你突然出现在我面前,和我一起栽下梧桐树一样。”除了把树扎到土里,更栽到了我的心里。

“谢谢。”isak回笑。evi身上有一种神奇的魔力,无端地能驱散他内心的阴霾。



tbc.

有没有点《怦然心动》的感觉23333

真的超级爱这部电影。



评论(16)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