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lberry

杂食,脑洞猎奇,花心癌患者

【汤草】预知梦

本来这篇是想留着七日汤草的,但是活动由于人数迟迟都达不到7个,恐怕难以进行,所以趁我还记得脑洞了些什么就先发出来了。
以及,脑洞一时爽,成文火葬场_(´ཀ`」 ∠)_


“汤川老师,草薙前辈他……乘坐的前往美国的飞机,失联两个小时了!”内海少有的缺乏冷静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
即便是在这个通信技术发达的时代却仍不太通畅的信号中,她焦虑的情绪依旧定点传送到汤川的大脑中。
汤川稳了稳自己端着盛满了速溶咖啡的马克杯的手,把杯子放下,打开电脑。
各大新闻网站上都鲜明地通告着由日本东京成田国际机场起飞的前往纽级肯尼迪国际机场的航班号为ua7927的客机失联的事件。
失联,意味着什么?
有过航班失联一段时间后重新出现安全着陆的,也有地球上未被人类探清的力量影响的,但更多的却只是坠毁在无人区。
汤川抓着鼠标的手紧了紧。机械相驳的咔擦声也没能让他的目光从屏幕上离开。无力感从他的心蔓延到全身的细胞,却明显不同于面对石神和古芝时的那种感觉。
汤川从不畏惧死亡,他也能肯定草薙俊平绝对不是个畏惧死亡的人,但是此时此刻他却为很大概率需要面对的草薙的死亡而无能为力。
其实早该发现差别的不是吗?
突然的,一阵熟悉的消息提示音响起。汤川眼前的一切像蒙上了一层薄雾一般地逐渐模糊,而酸痛不已的手腕,僵硬无比的脖子和面前昏暗下泛着绿光的电脑无不昭示着他又在电脑面前睡着了。
是内海薰的来信。
很是简短,她说,草薙主动要求了去美国调查某个案子。
滑稽。
这是出现在汤川脑子里面的第一个词语。草薙又不是国际刑警,哪来的案子需要他出国调查?还那么巧合的就要去美国?
随这简短的信息来的,是罕有的照片——一张清晰地写着“草薙俊平,ua7927”的机票。
汤川的呼吸猛地一滞。
平日里一丝不苟地扣到最上面一颗纽扣的衬衫勒得他透不过气来。
待他反应过来的时候,草薙困倦的声音已经在耳边响起:“……你好,我是草薙俊平。有什么事吗?”
“很久不见,草薙。”汤川听到自己说,眼前的办公室和十三实验室明显是八杆子打不着边,但是八年前和草薙重逢时那遍布的泡泡却莫名的仿佛存在着。
迷信点说,恐怕也不是好预兆吧?足够的浪漫美好,却也足够的容易碎裂消散。就跟草薙之于他一样。可是这么自怜自艾,终究不是汤川副教授的作风,“草薙,不必来看我,我结束这个课题还有一周左右的时间就回国了。”
“……?”半梦半醒的草薙突然清醒,这是汤川?“又是什么恶作剧吗?”苦笑一声,“别玩啦,谁说我是去美国看你的?”
“反正不要来美国!”似乎是意识到自己口气里的不对劲,汤川缓了缓情绪,深呼吸了一下,“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我的电话是24小时开机的。”
“我是在作梦?”草薙狠狠地掐了自己大腿一下,疼得龇牙咧嘴,汤川的反应太不正常了“发生什么事了吗?”
“……没什么。”
突然间的双双无语。
半晌,汤川叹了口气:“就这样吧。请你一定要注意安全。”
大洋彼岸,草薙盯着手机上出现的通话结束,也不由地叹气了。他和汤川,这算是和好了罢?
辗转难眠。
翌日
草薙思考再三还是退了机票。
而他想不到的是,几个小时后,全世界都将通报着这架他没有登上的飞机失联的消息。
一周后,飞机被确认坠毁的消息发报时,汤川安然地坐在草薙的skyline上。
他相信任何预知都能用科学解释,但是唯独这场预知梦,他不想用科学解释。

end.

评论(6)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