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lberry

杂食,脑洞猎奇,花心癌患者

【汤草】Halo

写作挑战:癖好,冠冕,吻痕(这个没用上)

想要写得苏一点,却好像ooc了_(¦3」∠)_


 

蓝白机身的飞机略略仰起头,平稳地脱离地面飞离纽约肯尼迪国际机场。

草薙沿着舷窗斜向下看,视野从灰白的混凝土跑道,延伸到午后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亮的机场,逐渐变成星星点点缀在蚕丝般轻薄的云絮里的整座城市,最后只剩下云团和云絮萦绕的湛蓝。

再见了,纽约。

草薙心里想着,唇角不由地上挑出了昭示着愉快的弧度。

从登机开始就摊开着一本厚厚的书在膝上的汤川猝不及防地抬手伸到了草薙的眼前,轻轻地拂过草薙不知不觉长长垂下来的额发:“不睡觉吗?”熟悉的男中音带上了明显的关切,“我记得你有轻微的晕机?”像是想起了什么低声地失笑,这会儿却不是关切的意味了,“你以前不是说上了飞机是要一直睡到终点的么?”

听到这话,草薙倒也想起了之前罕有的和汤川一起坐飞机发生的糗事,他挑起眉把目光抽离舷窗,想要回应汤川的挑衅。

映入眼帘的是汤川含笑的大脸,金丝的眼镜不知道何时被摘了下来,与常人相比带着些许栗色的刘海顺滑地占据了眼镜的位置,稀稀疏疏的刘海间看向草薙的眼神却认真得就像在对待什么实验品似的。

草薙心头一热,到嘴边的话到底是咽了回去。

悻悻地,汤川学你也就仗着长得好欺负老实人了。

似乎是看穿了草薙的内心的吐槽,汤川合上摊开的书,好笑地抓过了草薙放在扶手上的手放到自己的膝上,“不要担心,飞机的事故率是所有交通工具中最低的。而且,”拇指摩挲着草薙的手腕,动作轻柔得让草薙觉得撩人的痒意从手腕传到了心底“我在你身边。”

“你的语气真是笃定自信得让人讨厌啊。”草薙吐槽道,接过空姐递过来的咖啡喝了一口,掩饰脸颊骤升的温度——想也知道他自己是脸红了。汤川不知道为什么,自从他们和好后,就非常地喜欢抓着他的手腕玩儿——简直像是有什么中年男人特殊的癖好一样。

其实说是和好,但是具体到底是什么契机,发生了什么,草薙是摸不着头脑的。就是他因公事去了趟美国,突然的,汤川的态度就回复到了石神哲哉未曾入狱之前,甚至,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状态了。

“真的不睡觉吗?”汤川问,伴随着一阵不明的窸窸窣窣摩擦声。

草薙摇摇头,偏头看向窗户。

在洁白的云间和湛蓝的海洋间时明时暗的景象吸引住了他所有的注意力。彩虹般七彩组成的光环环绕在灰色的飞机状的东西外,明暗间对比着,随着他们乘坐的飞机的移动,在云间飞行着。

“好漂亮。”草薙贫乏的赞扬词汇脱口而出。

汤川闻言探头过去,“是Pilots Halo啊。”

“什么?”草薙的头扭了回来,罕有地对汤川口中奇怪的词汇感兴趣。

“它叫做机师光环,只是一种简单的光学现象啊。”汤川愉悦地笑了一声,“光学现象大警官还是懂的吧?”歪着脑袋凑近草薙。

草薙不说话。

“Pilot’s Halo,是日晕的一种。形成原因当然也就和日晕类似了。我相信你肯定还是知道日光是什么颜色的吧?当日光通过卷层云,”汤川看着草薙缓慢地眨巴了下眼睛的动作,笑着补充道:“就是现在这样的轻薄如丝的云的时候,经过云中的冰晶的两次折射,就会分散成不同方向的各色光。”

“光的折射,嗯,三棱镜效应吗?”草薙犹疑地问。

“是的,厉害了不少呢!”汤川抓着草薙的手和自己的手拍掌,草薙挣了一下,没挣脱开,于是不客气地翻了个白眼,“请继续,大教授。”

“当有一圈的冰晶时,就能构成环,然后当这个光环的半径到一定的角度时,就变成晕了。而飞机一般是在平流层飞行的,挺容易就能在与太阳反向的云上看到飞机的倒影。但要看到Pilot’s Halo却不容易。说起来,Pilot’s Halo虽然意味着云层有积冰,不利于飞行,却还是被称为天使护航的好兆头。不过,我确实是有天使护航了吧?”后半句话汤川几乎是呢喃的,迎上草薙那满满都是信任光芒的眼睛,淡淡的酸楚却萦绕上汤川的心——真庆幸他回头尚早。

草薙终于把自己的手从汤川的桎梏中要回来。他想了想,嘴角带着未曾消褪的笑意,双手在舷窗处笼成一个环,郑重得像是捧着冠冕似的移动到汤川的头上,“汤川,看到Pilot’s Halo不容易,遇见人生的Pilot’s Halo更不容易,而我已经比大部分人幸运多了。虽然不能给你带上诺贝尔奖的冠冕,但是给你戴上我人生护航天使的冠冕还是可以的。”

汤川眼一热,却禁不住反驳:“才不会让你颁发诺贝尔物理奖呢。”

天使终究会回到身边。

 

Fin.

划线处注释:

1.参考全日空美国肯尼迪国际机场飞往日本成田国际机场的波音777的形象.

2. 一般机场常用跑道为混凝土跑道,此处未经查证。

3. 机师光环”(Pilot's Halo):航机倒影穿过彩虹光环。相关介绍参考知乎“机师光环是什么”的问答以及日晕的形成原因。

4.

真的很漂亮的哦。(图源知乎,侵删)

评论(9)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