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lberry

杂食,脑洞猎奇,花心癌患者

【良生】错错得对

ooc慎

反正是个au
万圣节快乐!


01
艾迪生拘束地扯扯身上那身衣领开得极低几乎能看到小半个胸膛的修身线衫,那么高大个人,被醉醺醺的发小马小大力地拉着,踉踉跄跄地走下两级台阶,到达酒吧门前。
推开门前,马小突然转身拽住他的衣领,把他扯到自己的面前,笑意狰狞地威胁:“艾迪生,你可别给我丢脸了哈!不给我气死那个给我劈腿的混蛋你就别姓艾了!”,浓郁的香水味被呼吸间满溢的酒气掩盖,酒气一点不落地洒到艾迪生的鼻下。艾迪生皱皱鼻子,扶住想要向前栽倒的马小,对她点点头,就算是应承了。
虽然打小他的性格相对马小来说就绵软了点,却不代表他没有男子气概的一面,他基本是把马小当亲人来看的。伤害亲人的人,罪不可赦!
这么想着,艾迪生深呼一口气,推开从未到过的酒吧门。
昏暗的酒吧里射灯四处乱窜着,炫丽的灯光在艾迪生的眼前爆开,带着嘶吼的嘈杂音乐声,艾迪生是眼睛难受,耳朵也难受。这些让舞池里的男男女女兴奋得摇头晃脑的音乐有着过大的分贝,呈现在他耳朵里便是一阵“滋滋——”的电流尖叫声。
“你男朋友在哪?”拽住疯了似的跟着晃动的马小,艾迪生严肃着脸问。
“在......”马小四周张望了一下,乐嘻嘻的表情倏然一垮,手指崩得紧紧地指着坐在酒吧角落的一群男女,“那个人渣在那!”
艾迪生眼神一凝,也顾不上那折腾耳朵的乐声了,眼睛顺着马小指尖的方向望去。
指尖尽头是张言笑晏晏的脸。
利落的莫西干头下,浓眉斜飞入鬓,一双眼睛半眯着,看不清瞳仁,眼角微微飞起,配上那高鼻薄唇,可谓是风情万种,难怪马小那颜控会喜欢。
艾迪生小心地端详下自己尚未有砂锅大却时不时干架的拳头,慢慢地拧紧,拳头的骨骼咯吱地作响。艾迪生抿起的唇冷笑了一下,舔舔干燥的嘴唇,心里遗憾——倒是可惜那张脸了。
艾迪生扯着马小,迈开长腿,三两步就越过了拥挤着群魔乱舞的人群,走到吴良的跟前,抡起一拳就直直地冲着吴良的脸蛋去了。
刹那间一片惊叫声连绵不断,吴良本来笑着的脸一下子沉了下来,他抓住艾迪生接连的直拳,起身一脚蹬开身旁碍手碍脚的桌子。
桌子摇晃了一下不支地倒向另一边带倒着椅子,桌面上摆满的贵价酒瓶酒杯落了一地,即便在吵杂的环境下,那乒乓的落地声也清脆尖锐地传入绝大部分人的耳中。
“你他妈谁?敢在老子的地盘上找事儿!”吴良卸掉艾迪生的手劲,拽起他的衣领把人拉到面前。黝黑得几乎看不到其他色彩的眼睛对上了艾迪生气红了的眼。
艾迪生冷笑着说:“渣男!”起脚顶吴良的档部。吴良瞬间松手闪避,中了一拳发红的脸蛋却泛起了笑纹,他轻佻地吹了声口哨,肌肉结实的小臂顺势搂上了艾迪生的腰,“宝贝儿,你真是辣,今晚跟我回家吧。”
艾迪生这下更气了,他拍开吴良的手,把路人状的马小扯到跟前,“朝秦暮楚,男女不忌,马小你怎么静看上破烂玩意儿?”
马小嘻嘻嘻地笑了一声,身子晃了晃,扯住艾迪生松垮的衣袖,手指头卷曲着戳上吴良的胸膛:“帅哥,你比我前男友帅多了。阿生,好……好眼光!”
艾迪生闻言,眉心皱成团,扶正马小的脸:“你看清楚,这不是你让教训的前男友?”
“不……不啊,嗝!”马小脱开身冲洗手间奔去。留下艾迪生面对一脸大爷状兴味盎然的吴良。
“这可怎么办呢?打错人了哦。”吴良翘起包裹在贴身牛仔裤下的腿,脚尖一下一下地在艾迪生的小腿上滑动,一副垂涎不已的表情。“陪我一晚也未必够还哟。”
艾迪生警惕地退开一步,从裤兜里掏出钱包,恳切地说:“抱歉,打错人了,我赔你钱吧。”他被吴良这看猎物似的眼神看得心里直发毛。
吴良嗤之以鼻,明明人是坐下了,气势却偏偏居高临下,“道歉有用还要警察作什么?”他微笑着敞开双手,像是逗宠物似的,“过来。”话音一转,“或者我找人把你姐给做了。”
艾迪生神经紧绷着,一时脑子却没转过来,居然笑开了:“我没有姐姐,随便你。”
“我就说那方脸炸臀的女人,怎么会和你是一个基因呢。”吴良嘀咕了句,脸上却笑得更开心了:“那就你朋友,一样的。”
艾迪生抿嘴,嘈杂的声音四面八方地在他的耳膜上打鼓,难受得让人想要呕吐,他真不想和吴良在这商量这有的没的,但是良善的本质又让他对误打他人感到不好意思。他思索了一下,把钱包里所有钱拿出来,放到吴良手边的另一张桌子上,低声再次道歉,转身就要离开。
吴良一把拉住艾迪生的手,看到他惊弓鸟一般的眼神后,到嘴边的“你打发谁呢”就拐了个弯,变成:“不等你那朋友了?”也不待艾迪生回答,吴良不知道从哪翻出张纸递向艾迪生,“姓名,电话号码。这次就算了,我晚点找你报销医药费。”
艾迪生如获大赦,立马端端正正地写下了联系方式,“……先生……真的很抱歉。”
吴良勾唇,眼底流光:“我叫吴良,很高兴认识你,阿生。”好一只自投罗网的肥兔子。

02
艾迪生以为事情到给吴良赔了医药费就完了,但是事实证明,他还是太天真了。
吴良这家伙,从来都没有和蔼可亲到这种地步,放长线钓大鱼才是他的本性。而放过艾迪生,更多的只在竖立起一个良善的形象。
不得不说的是,艾迪生从来都认为自己是个直男,可是在接起这个月不知道是吴良打来的第几个电话的时候,听着那低沉的呼吸声时,艾迪生可耻地有反应了。
“今天你不来看我吗?”吴良声音掐得可怜兮兮的,“我复健锻练得可累了……哈……”像是忍不住一样,他急促地呼吸了一声。
明明我只打了你的脸,你复健脑子吗?
艾迪生心里这么吐槽着,但是却又受不住引诱地哄吴良:“晚点去看你。”话音刚落,又默默地唾弃自己送上门去给公子哥儿寻乐子。
可是他也抵不住啊。
第一次见面时有多厌恶吴良的长相身材,在解除误会后,就有多欣赏,不,甚至于比欣赏还要更胜一筹。更不要说,吴良是少有的能和他比划上两招,淋漓尽致地打一场的对手了。
但是,吴良不是个好对象这个想法在艾迪生的脑子里根深蒂固着,像是无形的界限一样警视着艾迪生躲避吴良明里暗里居心不良的诱惑。
艾迪生懈气地扔下煮了一半的番茄牛肉汤,两手空空地出门——煮什么煮!又不是女朋友!
偷看那泛着汗光的人鱼线时,这想法就不过脑子地丢了出来。
吴良擦汉的手停顿了一下,表情有点儿空白的样子,半晌瞄着艾迪生笑开了花:“下午好啊我的男朋友,明天记得给你受伤的女朋友我煲爱心汤。”
……“哦。 ”
好像答应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呢。
被摸着狗头,艾迪生脑子一片空白。

03
吴良不是一个靠谱的伴侣。
反正艾迪生是这么想的。
他认为他们相遇是认错人,在一起是做错决定。
但是在一起十年后,终于了解到他这固执的思想的“花花公子”吴良却反驳他说:“负负得正,错错得对,你敢说你选错人了?”
“没选错。”
错的时间,错的地点,遇上了对的人。

end.

评论(7)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