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lberry

杂食,脑洞猎奇,花心癌患者

【酒茨】至贱则无敌系统

脑洞

ooc,私设如山慎

青行灯是茨木姐姐



这是我们第一次吵架。

茨木倚坐在沙发腿上,侧耳听着酒吞愤怒地拍上公寓大门的响声,苦中作乐地想道。

茨木的脸相对于整个身体比例来说小小的,剪得短短的毛绒白发软趴趴地耷拉到他白皙的脸颊边上,如果漏掉了镶嵌在脸上的金灿灿漂亮眼睛里那坚毅甚至于无所谓的眼神,恐怕就活脱脱地像被欺负了一样。

茨木叹了口气,从口袋里掏出任务器——贱受养成系统,屏幕上显示的任务栏上有一个小红点,茨木熟练地点开,果然,上边清晰地显示着——和“攻君”大吵一架任务已完成(1/1)。不待茨木看清奖励是什么,紧接着一个新的任务就弹了出来——请收拾好公寓的所有物品,做饭等“攻君”回来。

啧。

茨木左手撑到地上,轻巧地站起身来,望着面前被他自己“不小心”碰得乱七八糟的家具,后悔了一秒钟。为了达到大吵一架的境况,茨木刚刚可是可了劲儿地折腾屋子里的东西,现在整个客厅就跟被龙卷风卷过似的,一片狼藉,要在酒吞回来之前收拾好还要做好饭可真是非常的困难了。

茨木挠挠被头发蹭得痒痒的脸,打通了好友大天狗的电话。

“狗子,你家那家政能借来用一下吗?”大天狗天天在他自己的房间里练习羽刃暴风,却还能保持房间整洁,明显是他自己请的家政的功劳。

大天狗模糊的嗓音从听筒上传出:“你那系统只是让你收拾屋子?这么简单的任务你居然还要请外援?”风声呼啸着冲撞着电话,仿佛能透过信号吹到茨木那端。

茨木耸肩,打开视频给大天狗看公寓里的环境:“刚刚用力过了,赶在今晚前我一个人可收拾不好。你怎么还在送快递?”

“送快递有利于锻炼我对风的掌控。”大天狗冷淡着脸,扫视视频里边那灾难过后一般的屋子,眼神慢慢地变得狰狞起来,“你那系统到底让你干啥?通过破坏提高实力?然后再收拾好锻炼忍耐力?”

“啊,”茨木怔忪了一下,恍然醒悟了一般,脸上绽放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原来是这样吗?那算了,我还是自己收拾吧。对了,保险起见,好兄弟,帮忙拖住酒吞别让他回家呗,再见。”

虽然大天狗是这么说,但是当茨木真收拾起来了,他还真不想相信大天狗的说法。就像,他其实也没那么相信这个所谓的“贱受养成系统”能让他变强一样。

一年前,茨木是一个中二的少年,除去上学放学兼职以外,他的追求不是那些漂亮的女同学,也不是那犀利的游戏道具,而是变强。他的目标是成为强者。

在某个兼职结束的夜里,这个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金光灿灿的系统跑到了茨木的口袋里,告诉茨木它能让茨木无敌交换条件是茨木和它绑定完成它程序设定的一切任务。

如果是清醒的茨木恐怕是不会相信的,只是就是那天,从无败绩的茨木突然地就惨败给了新同学酒吞,受了刺激的中二少年聪明的脑袋进了水,傻了吧唧地就相信了,绑定了这个奇葩的系统。

真要说起来,这个系统倒也没坑茨木,完成它发布的任务能得到的奖励确确实实能让茨木的身体强壮起来。在一次过完成了初始的,认识酒吞,和酒吞成为朋友,和酒吞同居等等的任务后,获得一点积分的茨木不顾系统的强烈反对用积分换取了所谓来自另一个世界的一本武林秘籍,这本书对茨木变强的帮助更大了,他天天练习那些招式,有天晚上甚至把猝不及防的酒吞打倒了在地上。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系统却是非常的不满他的购买选择,甚至在那之后就强行地用他的积分给他购买了无用的“调教渣攻教程”,“如何变得魅力四射”,微笑放光药剂之类的奇奇怪怪的道具,让心心念着货架顶端的御行达摩的茨木也逐渐地心生不满。让茨木心里更加奇怪的是系统对酒吞的奇怪的关注度。虽然说酒吞确实是他的挚友也是他要打败的目标,但是世界上也不只有酒吞一个强者啊,为啥他要对酒吞说那么一大段gay里gay气的赞美,甚至要认为酒吞是世界顶端的强者呢?

有条不紊地收拾着东西,茨木疑惑着。

系统似乎感觉到了他的困惑,却是气哼哼地和他争辩了起来:“那你心里面世界顶端的王者是谁?!酒吞不值得你赞美吗?”

“挚友当然值得我的赞美。但是......”茨木回答,他的脑海深处总有一个人的身影,红发似血,蛇一样地在那人的后脑上嚣张地蠕动着,一个巨大的酒葫芦在他的背上,锋利的牙齿切碎敌人的锋芒,每每在梦里看到他,总有一种难以言说的悸动在茨木的胸膛回荡着,但是梦里的茨木和那人走得很近,却从未能看清那模糊的脸庞.......他从未见过那人,却打心眼里觉得,那才是他该追随的顶端的强者。只有变强,他才能看到这人的长相。自然而然的,在茨木心里,酒吞是没有那人强悍的。

“但是什么?”系统机械的声音气急败坏地问。

茨木笑了笑,从柜子里翻到了双十一的时候买好准备送给大天狗的小鸟睡衣,“没啥,狗子也很强的不是吗?”

坐在酒吞对边上,叼着酒杯喝酒的大天狗听到酒吞手边的联络器传来的茨木的回答,一口酒喷回去了杯子里——傻茨你别害妖啊!酒吞瞥了大天狗一眼,冷哼一声,倒是没再说什么,只是手捏着玻璃酒杯咯咯地作响。

边上的青行灯却笑开了,她轻柔地抚摸着灯把,把联络器慢慢地攥回手心里,“很好玩吧?”声音带着莫名地冷意,“贱受系统,总结得可真是美妙呢,酒吞大人。”

她低下头,对联络器说,“您好茨木先生,此系统是非法改造系统现在我们将对它予以关停,补偿将在24小时内到达您的面前。”

茨木做了个梦,梦醒以后,粉色的樱花瓣落在了他的眼睑上,身后是一个无比温暖的怀抱。

“挚友,你回来啦。”

“嗯,你回来了。”


fin.


评论(2)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