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lberry

杂食,脑洞猎奇,花心癌患者

【汤草】阳光

ooc慎

美砂视角

双向暗恋设定

来张嘴吃糖(#^.^#)


美砂右手抱着一叠物理卷子,左手规律地敲着第十三研究室紧闭着的门。

刚敲第三下,门就从里面打开了。

刺眼的阳光从正对门的玻璃窗上照到美纱的眼睛上,美砂不由地眯起眼侧开了头。“下午好,汤川老师。”

模糊间,她仿佛看到汤川的白大褂翻飞着,汤川没有像平时那样步履匆匆地回到他的实验台,反而像是在找什么似的,慢慢地走着,小幅度地转着头,镜片带来的光有一下没一下地反射到她身后走廊的方向。

美砂也跟着汤川的步速慢慢地走,阳光渐渐地被厚重的云盖去,宽敞的实验室里只有几个学生坐在电脑跟前热火朝天地讨论着,看到穿着一身高中校服的美砂,纷纷停下来冲她友好地微笑。

美砂也满脸微笑着回看他们,鞠了个躬礼貌地打招呼道:“中午好,我是森下美砂,打扰大家了。”耳朵传来不远处汤川仿若不经意的疑问:“草薙那家伙今天怎么走得这么慢?”

汤川已经走到了他的座位上,端坐着,手上托着他自己的马克杯,俊平舅舅惯用的马克杯放在他的手边上,杯口飘着雾气。美砂走近一瞟,里边果然盛满了刚热好的速溶咖啡。

她心里无端地叹了口气,觉得自己知道了什么,但真说起来又不知道该如何表达才算准确。她说:“舅舅回家了,他可能傍晚过来接我。”边从卷子里指出不懂的题目,边不着痕迹地观察着汤川的神情。

汤川的神色倒是没什么变化,但是美砂却觉得他的眼睛失神了一霎。

“是有案子要加班吗?”汤川问道,一边吐槽:“警视厅真该给他加工资。”

不待美砂否决这个猜想,汤川自己就含糊地说了声:“猜错了。那家伙加班可从来没有时间可说。”他接过美砂的卷子,有点儿不快地问:“你妈妈又让他去相亲了吗?”

“不是。”美砂赶忙否定,她斟酌了一下用词,比划着道:“俊平舅舅他,要照顾小猫。好像是他昨天捡回家的,小猫才三个月,生病了.......”

汤川略显不快地嗤笑了一下,打断美砂的话:“真是自讨苦吃。”养不活草薙又该难过了。

话说得刻薄,但是美砂却觉得汤川在为俊平舅舅因为一只猫赶回家而不上来和他见面而气恼。她低下头,乖巧地听汤川给她讲题,但是脑子里却静不下来,她不知道到底是她腐眼看人基,还是俊平舅舅和汤川老师确实......怎么说呢?互相爱戴吗?话本里那顺理成章的,理所当然的,欢天喜地的爱情,到了现实,到了身边,却让她莫名地感到难过。

“认真听。”汤川敲了敲桌子提醒美砂。他拿着笔在一张草稿纸上画着图,“这里和草薙大学时的错误还真是一模一样。应该这么做......”

美砂“哦”了一声,只是繁杂的线路图和知识点到底是穿耳过不留痕。

汤川突然停下了讲解,皱着眉头看向美砂,控制着语气问道:“你今天怎么了?”

美砂估计自己看着汤川的眼神想必很是复杂,她犹疑了一会儿,终于还是憋不住了,她悄声地问道:“汤川老师,您喜欢......不,爱俊平舅舅吗?”

汤川的整个人僵硬了一下,他点点头又摇摇头,最后苦笑:“那又有什么关系?”

美砂顿了顿,对啊,又有什么关系呢?美砂的脑袋发蒙,想不清正确的逻辑,但她听到自己嘴巴一溜地在说:“上次妈妈说让你们一起去相亲的时候,俊平舅舅推脱不过答应了,但是离开送我去训练的时候,俊平舅舅一直在叹气。我问他是不是不开心,他说你什么都不知道他不能害了你。再问,他就没回答我了,只是抽烟,烟嘴都快让他给咬破了。”

汤川惊诧地看了美砂一眼,又移开视线,手却不自觉地摸着俊平舅舅的杯子,口气也热切了一点,他说:“美砂,这件事,不要再让别人知道了好吗?我会帮他的。”

怎么帮?

“俊平舅舅说,他今晚过来接我的时候,请你吃晚饭。”

“好。”汤川微笑着点点头。“那我们继续讲题。”

.......

那天的晚饭美砂是回家吃的。

她很想知道后来怎样了,但是每每俊平舅舅回来的时候,她都不敢开口问这个问题。

直到妈妈憋不住又要给俊平舅舅说媒,她听到俊平舅舅笑着说:“谢谢百合姐,不过不用了,我有伴了。”那笑容非常的温暖,就像那天直射美砂眼睛那刺眼的阳光一样,让美砂想要流泪。

后来,她到第十三研究室的时候,碰到了那只俊平舅舅捡到的小猫。

后来,俊平舅舅对她说:“谢谢你,美砂。”

后来,她妈妈平和地接受了俊平舅舅的另一半就是汤川老师。

后来......


fin.


评论(11)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