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lberry

杂食,脑洞猎奇,花心癌患者

【evak】小甜饼

 

       那些寡淡无味老生常谈的鸡汤翻来覆去地提及“活在当下”,像所有的年轻人一样,Isak也是对它嗤之以鼻的。但原因却不是那样普遍而天真的“It’s not cool.”,而是他打心底里就认为未来,结局什么的,向来都是重要的。像他的爸爸妈妈那样。 

       遇到Even是个意外,于他而言更像是奇迹的救赎。即使到无数个日夜后的今日,他依旧为成为Even心目中的天使而努力着。要知道从恶魔修炼成天使,可真是项大工程啊!

       Isak紧闭着眼睛想着,脸却缓慢而留恋地在残留着Even气息的松软的枕头上蹭。现在还是让他偷会儿懒吧!他惬意地叹了口气,扯起堆在Even位置上的被子罩住自己的头以挡去这扰人清梦的周日的格外灿烂的阳光。 


       从衣柜里抱出一堆衣服的Even倚在柜门边上,挑眉看着他的小宝贝在床上滚来滚去的。上身宽松的衣服被滚得凌乱不堪,腰腹间白皙的皮肤从衣服里钻出来,在被席的摩挲下泛红,红晕渐渐地像水波般泛开,好一幅赖床图。他轻手轻脚地把抱出来的衣服放到床边上,窃笑着拿起Isak的手机就着阳光给他的小宝贝拍了张床照。走到窗边拉下窗帘挡住灼眼的阳光后,Even扒开Isak罩住头的被子。可别闷坏了呀。

       “Evi……?”感觉到被子被拉开,Isak半睁着一只惺忪的眼睛,朦胧带着水气的轻绿的眼眸被蓬松的小卷发烘托着,萌萌哒。Even的忍耐力到底还是没修炼成功,他俯身伸手覆住那勾人的大眼睛,边摩挲着Isak的脸蛋,边对他像小动物一样地蹭蹭亲亲。Isak轻笑着微微仰头任由他蹭,痒痒的,心却滚烫了起来。蹭着Even的唇,伸手抱住他的脖子,Isak轻声说:“要陪我睡觉吗?” 

       “……”Even不舍地再亲了一会儿,“不啦,我要去给我的小宝贝晒衣服。”给Isak掖好被子,又亲了他一口:“小宝贝,再睡会吧。”想要起身。Isak抱着他的脖子挂着也起来了半个身子,迷迷糊糊地冲Even笑:“那我也去给我的大宝贝晒衣服去吧!”嗯,还是不要偷懒了,早起的鸟儿有虫吃,早起的Isak能收获一堆Evi。哦不,是一只。哪里怪怪的……?


       洗漱过,吃了他喜欢的小面包,美好的周日又开始了。 

       “Evi,是所有衣服都要晒吗?”Isak打开衣柜,挠挠头烦恼地看着衣柜里堆满的琳琅满目的衣服。

       “嗯?”Even晾好了之前的衣服,两手空空地从门外走进房间,听到他的问题,眯眼笑,上前从身后搂住他,宠溺地揉着他没有帽子遮挡的脑袋,“不是哟!不同质地的衣服有不同的晾晒方法,有一些衣服是不能在大太阳下曝晒的。像丝巾啊,尼龙内衬什么的就不可以在太阳底下晒。”一边说一边拎出一些样本告诉Isak,笑道:“看样子我们小学霸也不是万能的嘛。” 

        Isak回头撞了Even的脑袋一下,扁嘴委屈得直哼唧:“所以上帝才派你下来教我呀。”Even瞬间暴笑,笑声牵动着他的胸腔使其随之颤抖了起来,他们胸背相贴的姿势让Isak也清晰地感受到了Even的愉悦。Isak自己也不由地弯起嘴角,眉目舒爽愉快。


       其实那些鸡汤还是不错的不是?Isak一边把Even的旧牛仔外套往晾衣绳上挂,一边想。他们的每分每秒这个游戏,也不就是万变不离“活在当下”的日常而又浅显的说法吗?虽然这样,但是未来依旧很重要呀!

       “Evi?待会我们要去买些什么东西做今晚party的准备?”Isak笑着问晾衣绳另一边上的Even。可是也不能否认,下一秒,下一分钟,就已经是未来了不是吗?

       “果汁?小牛排?”Even的声音愈来愈近,他掐了一把Isak的脸,“没有啤酒。但是一定会有你最爱的小面包好吗?”接过Isak手里的衣服晾起,Isak侧头轻咬了他一口,Even顶着被咬变形的脸,含糊而又甜蜜地说:“我的小宝贝。” 


Fin.

评论(5)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