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lberry

杂食,脑洞猎奇,花心癌患者

【酒茨】世界上最大的谎言就是我们是朋友

双向暗恋,我觉得一点都不甜,还ooc,带微黑白预警

提很前的520贺文
 
2.13
    “我们明天要怎么过?”茨木蹲在游戏机前,收拾着被他翻乱的游戏光盘,漫不经心地问酒吞。
      “趁着周末去爬山吧,反正你想去爬山很久了。”躺在沙发上的酒吞披散着刚洗好的湿漉漉的头发,翻看着崭新的旅游攻略杂志。
      “好啊。”扭头,看着酒吞的头发直皱眉,拿起电吹风走到沙发边上。酒吞自觉地把头枕在茨木的膝上。“呜呜”响的风带着暖意。
2.15
      “昨天去干嘛了?”同事鬼使黑关切地问。
       茨木摸着一头蓬松的白毛,边收拾东西,边笑着说:“和挚友去爬山了。那边的风景挺不错的,值得一去哦。对了,你和鬼使白是怎么过的?”
       鬼使黑稀有地脸红了一下,“去...去约会了呀。”顾左言他:“说真的,你和酒吞到底什么关系?我认识你三年了,你们的情人节都一起过的。”
       茨木斩钉截铁地说:“我们是朋友呀。”
       到门口接人的酒吞看了鬼使黑一眼,接过茨木手里厚厚的文书。“走了。”
       什么朋友会风雨无阻天天接送?
 
5.20
     “挚友?有什么事吗?”茨木从看不到头的文件堆里抬头,疲惫地接起电话。
      穿着长风衣的酒吞的打着伞在电影院外排队,淅淅沥沥的雨声透过电话传到茨木的耳中:“晚上去看电影好不?”
       看着外面不到傍晚就已经昏昏沉沉的天色,茨木刚想说出口的今晚要加班停在了嘴边:“...挚友是想看什么吗?”
       “嗯...听他们说好像这段时间有部电影挺红的,想看看。不过人真的好多啊。”酒吞看着后面排队排到拐弯的情侣,感叹了一句。“你下班了吧?我今天要晚点来接你。”
        茨木看着眼前那堆文件,心里叹了口气,脸上却扬起了笑脸:“好。”
      《你的名字》(借用一下,虽然我知道上的时间不是这个)确实好看。在大家都击中注意力去看电影,播到彗星划过天际的时候,茨木侧头看向酒吞。他们的生命有多长,他们就认识了对方多少年,名副其实的幼驯染,而且还在一起住了接近10年。但是他却觉得酒吞对于他来说愈加的陌生了。或者说也不是陌生的,茨木虽然没有说出口,但是藏在心里喜欢了那么多年,曾经酒吞一个小动作他都能猜出是什么意思,现在却觉得看不懂了。
        或许他应该自欺欺人的说,酒吞自红叶之后再没有和哪个女人谈过恋爱是因为他不高兴,甚至是因为喜欢他。但是这是不会发生的事情,无论是理智上还是情感上。所以茨木觉得酒吞愈加难看懂了。
仿若雾里看花。

散场。
       “呃...方便问一下吗?你们是恋人?”坐在旁边的女孩有点兴奋地问。
       茨木自然地接过酒吞递给他的外套,笑着说:“不,是很多年的朋友啊。”是啊,是很多年的朋友。朋友是最好的解释,也是最安全的距离。
 
七夕
     待在家,没有外出。
     “茨木,其实,你喜欢我吧?”酒吞终于忍不住了,发了个直球。
      茨木拿杯子的手抖了抖,他说:“我当然喜欢你啊。”
     “你知道我指的是哪个喜欢。”酒吞截住他妄图解释,扭曲词义的话头。
       茨木叹了口气,走到酒吞身边,像小时候那样摸摸他的头:“我们是朋友。”无论他心里有多少九曲十八弯的东西,朋友始终才是最好最安全的距离。他会继续下去,做最好的朋友。
 
       酒吞:去tm的朋友!他这些年做的事情可不是为了做朋友!他起身把茨木按在墙上,一脸豁出去的表情:“我不管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反正本大爷喜欢你,想日你的那种喜欢,你觉得怎么样?”
       茨木一愣,一把拽住酒吞的衣领,盯着他的眼睛确认他说的真话还是假话。不过其实他心里也知道,酒吞根本就不屑于说假话。茨木笑:“还是做朋友。”在酒吞气闷的瞬间亲上去。
       朋友这个定义其实还是挺大的嘛。
 
       后来,鬼使黑问浑身就散发着狗粮气味的茨木:“说吧,你们到底什么关系。”
       茨木咬着笔杆笑。
       酒吞说:“朋友呀。”
 
       再后来看到他们在车里面亲得分不开的时候,鬼使黑OS:果然我们是朋友就是世界上最大的谎言。
 
fin.

评论(1)

热度(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