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lberry

杂食,脑洞猎奇,花心癌患者

【evak】安徒生在撒谎 4

前文:3 (偷个懒不弄全链接了(*^__^*) )

放飞自我的一章,无趣的一章,even没怎么出现哦。


秋天的夜里,有爽快的风。

“今夜月色好美啊。”经历了夜风洗礼的even站在恢弘的石壁墙前,脱下头盔,理好了凌乱的发,朝骑在车上准备离开的isak说。车手扭头,翻起头盔的盖,鄙视地朝他翻了个白眼:“别乱说话。”一踩油门,呼啸着就离开了。

even摸摸鼻子,没有漏掉isak夜色里也明显泛红的脸颊,谁乱说话了啦。想起送他回来的时候,isak拉起他的手抱在自己的腰上,:“富商先生,你是没坐过摩托车吗?”恶狠狠的声音随风飘到even耳边已经没多少杀气,反倒是温柔极了。哎呀,其实他自己也被撩到了呀。不得不说,有腹肌的腰抱起来真的很舒服啊,even回味地搓搓手,耳际也是一片通红。

 

“据你公寓外道路的监控录像显示,valtersen先生,你是最后一个见过Næsheim先生的人,方便告诉我你们见面的内容吗?”一身黑衣肃穆的警察拿着本子坐在isak公寓的小沙发上,毫无拒绝余地地问话。

isak皱眉,明显为他们无礼的态度而不高兴,但是even又闹什么幺蛾子了?

“我觉得你应该先告诉我发生什么事了?”isak没有马上回答他们的问题,无论是心里的逆反情绪,还是对even的担心让他反过来对警察进行了诘问。

这些鲁莽的警察是怎么进来的?在他们沉默着不想对他的问题进行回答得时候,isak开始神游回想着这些“警察”进入他的公寓的全过程。

大清早的敲门,让睡得迷迷糊糊的他下意识以为是哪个兄弟有急事,或者even那个麻烦鬼又找上门了,于是,门,门有开得很大吗?应该没有,他还不至于完全没有戒心。那是被警官证吓蒙了?他的心理素质有那么差吗?所以,这几个穿得像黑手党一样的肌肉男是怎么进来的?

“事实上是,Næsheim先生失踪了,但是并不想让媒体知道。”似乎是看出来不回答这个问题,isak就不会合作,黑衣男们互相对视一眼,说出答案。“他家里人昨天晚上报的案,我们查了一晚上发现他最后出现的地方是你的公寓门前。”

被打断思路的isak从神游状态中回来,清晰地听到了even失踪了。所以那货还真的是珠宝商?“我昨天晚上把他送回家了。”isak真挚地说。

四处走动不知道在看什么的黑衣男子皱眉:“你怎么把他送回去的?他没有在任何马路上的监控录像里出现过?你明白我们的意思吗?”

isak皱眉,“用摩托车送的。走的是他给我指的路,毕竟我之前根本不知道他家在哪里。”

“摩托车?”警官嗤笑了一声:“堂堂珠宝商需要你用摩托车送?valtersen先生,我想你不得不跟我们回警局一趟了。”

 

被套着头送上车的时候,isak几乎是懵逼的。你告诉我哪个警察请人回去是要套头的?但是这种情况不利的状态下,挣扎显然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于是isak顺从地上了车。他倒是想知道,这些人要怎么给他弄出来个警局。假设even是不知道自己要被绑架的,所以他专门指那些没监控录像的路就说不通了;而如果even知道自己可能要被绑架,那么他应该直接赖着不走;那如果even根本没被绑架呢?

“警官,我们的系统收到了视频。”以为穿着警服的警员对isak身边的黑衣男子说。“依旧是要求isak valtersen按照Næsheim先生给的图纸打磨那块保险柜里的钻石。”isak一脸疑惑:“图纸?打磨钻石?”他的套头已经被拿掉了。

那位黑衣服的警官的表情比之前在公寓里好多了,甚至还僵硬地给isak扯出了抹笑容,“很抱歉,我们不想做到我们好像妥协了的样子。这太丢脸了。但是Næsheim先生家里强烈要求保住先生的性命,所以我们也必须做到两手准备,所以打磨钻石就拜托了。”

“那...你给我钻石和图纸呀。”被刺激得一愣一愣的isak说。

 

“我想,valtersen先生,你需要自己打开保险箱拿到钻石。”一个长得阴沉却有几分像even的人抱着保险柜。“哥哥并没有告诉我们密码,我们也没有得到任何秘密图纸,只要你把要求的事情做好,我们家不会亏待你的。”

 

不是亏不亏待的问题。而是你们一个两个都不对劲。isak想。莫名地有点想念神经质的even了。不过even也不对劲吧。isak心塞地接过保险箱,感受着那位even的弟弟死死地盯着自己的视线。保险箱密码到底是什么鬼哦?他对even根本就没有任何的了解,这让他怎么猜密码?

 

tbc.



评论(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