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lberry

杂食,脑洞猎奇,花心癌患者

【汤草】时光未成说

感谢朋友拉入坑,但是粮真的很少啊_(´ཀ`」 ∠)_
自割一发腿肉,可能ooc了吧。祝食用愉快。

汤川的手无意识地在玻璃杯里滑着,在“哗啦~哗啦~”的冰块清水碰撞杯壁的声音伴和下,侧头直直地盯着草薙和关系人女士聊得开怀大笑的脸。

怎么办呢?真的很糟糕吧,因为习惯被注视,所以在出现竞争的情况下反倒不知道该怎么夺回草薙的注意力了。特别是,在这种因为他的逃避而让他们错过了整整两年的境况下。

“你有什么看法?”关系人离开,草薙偏头问他,说完后又一拍脑袋,满脸的歉意,说:“哦,对,不该问你的,这不是你的责任。”声音和汤川脱口而出的“不”刚好撞在一起。

“什么?”昏黄的灯光模糊了草薙的表情,只从只言片语中体味到半分的茫然。但是他那个塞满了物理课题的脑袋里居然浮现出了草薙完整的表情。

他又能说什么呢?刚刚光顾着在意草薙的视线,根本就没有认真听他们两个在说什么。汤川苦笑着摇摇头。

真不知道草薙之前是怎么解决掉他们之间分离的十二年的时光的啊。

“没有什么解不解决的啊。因为汤川你本来就是注定翱翔的。只要接受了你的离开,我……们要做的只是珍惜你在身边的时光。哈哈哈,这么说是不是太矫情了?”

原来他问出口了。草薙的表情一如既往的认真。

可是他不想走了呀。

“你今天,有点奇怪呢。”模糊而熟悉的声音混着水声传到脑海深处。

是奇怪了点。汤川仿佛不受控制地说:“我不会走了。”他侧头眯着眼睛微笑着看着光晕后的草薙俊平,就像看到了他们以前和以后的几十年的时光。

“……好。”草薙朝汤川伸出手。

汤川愉快地握了上去。余下的人生,“请多多指教。”x2。

他们的时光本就缠绕成了螺旋,成说又何妨?

路灯下平行的背影逐渐靠近,不再分离。

fin.

这或许是我的理解?小草有没有点太惨了🌚

评论(6)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