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lberry

杂食,脑洞猎奇,花心癌患者

【酒茨】我拒绝了我喜欢的人?!

游戏部分参考大基三。看不懂也没关系,不重要的。

大概是双向暗恋吧。一句话狗崽预警。

 

[茨爪爪:好的挚友,我们明天见啦。晚安。]

酒吞心满意足地躺在床上,手机和被子一起被抱着放在胸前。明天就能和他见面了,一定要一举拿下!

他和茨爪爪是两年前在游戏上认识的。茨爪爪的职业是个脆皮暴力DPS,而他的职业则可打可奶。第一次见面是他在招募33队友,茨爪爪和一个奶妈一起进组了。可惜他们第一次33差点就成了眼神队,还好说服了奶妈可以不说话,但是要开yy听指挥。

不得不说,茨爪爪身为一个脆皮还脸T的暴力DPS,被集火的情况下仍然能打出dps,那操作可真是不错的,可惜他们的奶妈就只是装分大,操作还真是水到不行,差不多每场都第一个就躺下了。磨磨蹭蹭的,打了一晚上也达不到酒吞想要的分数之后就散了队,酒吞想了想,主动加了茨爪爪,约他下一次再打。慢慢的,他们就变成了33的固定队友。即使版本怎么改变,配置从合理到不合理,他们仍就没有拆队。按大天狗的说法就是:铁打的茨爪爪,流水的第三者。

也不知道怎么了。刚开始对于好友圈里玩笑说他们有奸情时,酒吞还是一笑置之,只是流言和时间都是强大的,渐渐的,他就上了心。会在企鹅聊天的时候,下意识地聊聊三次元,发下牢骚,撒撒娇;会约一起上线,一起做日常;会在重叠的朋友圈里开他们玩笑的时候,偷偷地观察茨爪爪的态度......两年就这么过去了,身边的人离离合合,他们依旧在一起玩耍。

然后突然的,茨爪爪游戏上线的时间越来越少了,企鹅也仿佛忙碌了起来,很迟才回复信息。酒吞就慌了,大天狗等了二突子多久他不知道,但是却不妨碍他担心自己和茨爪爪就这么失去联系。毕竟,这个江湖,突然消失的人太多了。

然后不知道怎么的,他就成功地约到了同城的茨爪爪面基了。

一定要加油啊!同城成功的几率还是很高的嘛。

 

地点约的是他们市里新开的很安静的猫咖,酒吞之前踩过点,猫猫特别的多,简直就是天堂啊。酒吞从来就不否认自己是毛绒猫咪控。在喜欢的地方见喜欢的人,甚至开始恋情,还是挺不错的不是吗?

走到店门,酒吞的眼睛就在四处地瞄,找和茨爪爪发过来的袖子照片一致的人。当看到坐在巨大的落地窗户边上,那个熟悉的像猫咪一样有着一头蓬松白毛,享受地眯着金色眼睛,喝着茶的人穿着和那个袖子相似的服饰的时候,酒吞的眼睛都要掉出来了。

那不是茨木童子吗?

茨爪爪居然是那个高考之后就出了国,出国前向他表白被他毫不犹豫地拒绝的茨木童子???

怎么办,我拒绝了我喜欢的人?在线等!

等什么等,等不及啦!

茨木童子的视线意外地对上了酒吞,酒吞清晰地看到他的表情从意外略带尴尬到看到他身上的小葫芦的时候的震惊。

“挚挚挚挚挚友??!”

“茨木,很久不见啊。”酒吞听到自己冷静的带着笑意的声音。

“很久不见。”想不到玩得那么好的网友居然是之前...哦不,直到现在都暗恋着的人。一时之间,茨木还是有些不能接受的。毕竟酒吞的人设是多么的高冷啊,得亏他还把糗事什么的都告诉他,简直想要哭唧唧了。

“你回国......多久了?”慢慢的,酒吞也没那么尴尬了。反而想要了解现在茨木的状况。其实也没什么不是吗?现实里有联系的,往往比直接由网络进行到三次元要简单得多。更不要说他还能拼一把茨木还喜欢他。

“也没有多久啊,这段时间忙就是因为刚回国,很多东西要整理。”茨木耸耸肩掩饰不自在的感觉。一只美短从他的腿上轻巧地蹦上餐桌,脸微微昂起,金棕色的眼睛打量着酒吞的同时,雪白的前爪抬起又慢慢地落到桌面上。半晌,冲酒吞“meo~”了一声,卷起尾巴蹲在桌面上。

酒吞看看猫,又看看紧张的茨木,突然发现:他为什么要拒绝一只大型猫咪??紧张程度其实也不必茨木少的他,说出来了。在茨木茫然的眼神中,酒吞豁出去了。

“茨木,或者茨爪爪,我不知道你把我当做什么。但是,我只是想告诉你,我主动希望面基只有一个原因,”酒吞直直地盯着茨木的眼睛,希望能捕捉到他的情绪,茨木的呼吸果然急促了。“我希望能进入人生一个新的阶段。”果然直接说我喜欢你什么的,还是太羞耻了啊。酒吞脑回路一转,想到了茨木当初表白的遣词造句。

“挚挚挚挚挚友?”茨木果然吃惊不已,但是坚毅的脸却慢慢地泛起了红晕。他阻止酒吞接着说下去。“其实......我是为了你回来的。只是...”没想到会先在游戏里相遇了。而游戏里的基友酒吞,怎么想也和印象中的男神酒吞性格不一样啊。所以,他喜欢的其实到底是不是酒吞?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茨木皱眉的样子,酒吞就能猜出他到底在想什么。他轻笑一声,从桌上抱起那只明显是茨木自己带来的猫咪,放到自己膝上顺毛,“重新认识一下,我是‘独酌一壶酒’。很幸运的,我们曾经有过交集。无论什么时候无论哪个次元,我还是我。”

“好吧,挚友。”茨木笑眯眯的。

挚友?酒吞挑眉——这是要给他发卡来着?但是也没说什么,他习惯了,之前被他赶走过几个奶妈小姐姐,茨爪爪可是把人家所有的示好当兄弟看的。

 

很久以后的后来。其实也不久。

“你确定不改口吗?”酒吞自上而下地手撑在茨木的头边上的枕头上,贴着茨木的脸皱着眉问。

“为什么要改口?”被突然的床咚弄得一脸懵逼的茨木反问。

“挚友这种称呼,你觉得很符合我们现在的状况吗?”

茨木了然地抱住酒吞的腰,“唯一的挚友啊。不是比情人什么的,更像是专属称呼吗?”

 

所以,茨木木,你记得你什么时候开始喊酒吞“挚友”的吗?

 

end.

 


评论(6)

热度(205)